上海纺织女工成“空嫂” 转岗的潮水蔓延全国

更新时间:2021-03-18 10:37 作者:皇家体育

  “‘空嫂’20年了,新民晚报可不能忘了这件划时代的事儿!”晚报老报人张攻非说。在他新出版的回忆录《命运记忆》中,用整整一节记录了“空嫂”一词的由来。

  无独有偶,20年前任上海航空公司副总经理的范鸿喜,也曾在《口述上海——纺织工业大调整》一书中,撰文解开《空嫂塑造之谜》。

  但彼此孤立的记忆,都未能破解“空嫂”诞生之谜。20年来,他们都在寻找曾为此而努力的人们。

  空嫂,那曾经令上海滩为之沸腾的名词,20年后,依然是一个响亮的名字。无论是它的缔造者、幸运儿,还是旁观者,都对这段故事念念不忘,这是为什么?

  1994年11月6日,时任新民晚报编辑部主任的张攻非,拿到了一篇政法部记者宋铮写的探讨性报道,让他陷入了沉思。报道提出了一个打破陈规的做法:能否将“空姐”的招收年龄,从25岁提高到35-40岁?

  “空姐”就意味着年轻、漂亮,换成眼角有皱纹的中年女性,这还叫窗口服务吗?在当时观念仍然保守的中国,即使是什么事都得风气之先的上海,改变传统的事也显得有点扎眼。

  但是,“我看稿子瞬间的感觉,是宋铮提出了一个社会大问题。”张攻非回忆。问题提出的意义究竟有多大,张攻非一时没有想清楚,在晚报早间编报最为繁忙的时间,他将稿件暂时放在一边,将其它稿件发到各版后,再回过头仔细看、凝神想。

  当时,上海正处于产业结构调整中,为上海经济做出重大贡献的上海纺织业,要砸掉三分之二的纱锭,55万纺织工人中的绝大多数面临下岗。与此同时,轻工、冶金等行业的100万产业工人也要应对剧变的人生。新民晚报在11月6日前后的报纸头版上,就有《万名纺织职工进入劳务市场》《全市29万职工分流上岗》这样的报道。可是,习惯了在一个单位从一而终的人们,解不开“再就业”这个结;而约定俗成“招人就招年轻人”的企事业单位,也过不去这个坎。

  “民航如果招聘纺织女工,就打开了再就业的禁区,对各行各业都有启示作用。它的社会意义太重大了。”张攻非一想到这一点,立即兴奋了,“推荐头版头条!”

  这样重要的稿件,就该有个响亮的标题,“乘务员”三个字显然太过平淡了,抓不住读者们的眼球,也抓不住用人单位的心。原文中引用了国外的名词叫“空太”,可这不符合国内的称呼习惯。应该称呼什么呢?张攻非习惯性地点起一支烟,在办公室门外的走廊上踱来踱去。

  他是湖南人,但从小在北京长大,北方喜欢管这个年龄的人叫“嫂子”“大嫂”——对,他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就叫“空嫂”!于是,《民航能不能招空嫂?》的标题,出现在当天的报纸上。

  20年后,当时任上海航空公司副总经理的范鸿喜才知道了“张攻非”的名字,知道了“空嫂”一词诞生的由来。

  “我们又知道了一个人。”他转头对陪在身边上航人说,多年来在内心深处,他一直在寻找与“空嫂”这场变革有关的人。

  范鸿喜对“空嫂”有着深厚的情结,是因为他是这一设想的推动者。张攻非首创“空嫂”,他是首倡“空嫂”。

  “1994年的9月、10月,上海纺织工业局局长姜光裕和党委书记朱匡宇召集了一场‘回娘家’座谈会。”范鸿喜说。上海纺织工业历史悠久,是上海的产业支柱,也为上海各界培养、输送了大量领导干部。在那样的背景下,与会者对“回娘家”意味着什么早有心理准备。

  第一位发言的是上海国棉一厂出身的劳动模范杨富珍,她当时已经任徐汇区的领导职务。她动情地说,纺织工人不容易,我不是具体管企业的,所以只能呼吁,希望大家都帮忙想办法;

  第二位是出身上海国棉二厂的全国劳动模范,时任上海市总工会副主席裔式娟(兼退休职工管委会主任)。她说,纺织姐妹的事就是我的事,我倒是能做一件事,凡是退休的,我都能安排好;

  第三位是上汽集团的陆吉安,他说,我能做一条,所有纺织机械的维修工可以到我这里,培训合格后上岗改装汽车;第四位是金桥开发区的领导阮燕华,她说,我要是招人,一定通知你们,让纺织工人们去应聘;

  时任上海社保局局长的姜耀中说,社保局可以拿出1.2亿元安排再就业的工人。“回娘家”的每个人几乎都有主意和贡献。

  “他们问,范鸿喜,那你能做点什么?”范鸿喜原来是上海市第一印染厂的,从三班倒的工人做到党委书记,后来到上海航空公司任职。

  当时,上海航空公司规模还比较小,只有8架飞机。“我说,我们不能安排很多人就业,但可以从转变观念上开拓思路。”他提出,中国现在招空中乘务员的年龄是18-22岁,可以工作到45岁。而外国航空公司的乘务员中,经常可以见到中年女性,甚至“奶奶”级乘务员,服务也非常好。

  “能不能在中青年纺织女工中招一批乘务员?其它企业也可以从中看到示范效应,纺织女工连‘空姐’都能做,还有什么不能做的?”

  这个主意一出,大家都说好。但范鸿喜说,实践起来有难度,年龄框框的放开,要得到国家民航总局的支持,但“我一定会努力”。

  时任上航董事长的贺彭年和总经理孙仲理都非常支持此事。巧的是,“回娘家”座谈会没开多久,范鸿喜熟识的上海市纺织工业局党委副书记陆凤妹就调任市妇联副主席。而民航总局飞行标准司一位处长正好也来到上海。

  范鸿喜得知此讯,立刻邀请陆凤妹和支持此事的市妇联主席章博华一起,与他见面,力陈改变空乘招收年龄放宽的理由。

  “他说,范总你是纺织出来的,感情很深啊。陆凤妹马上接着说,我也是纺织出来的,纺织姐妹的事,怎么能不管呢?”章博华对此事也记忆犹新,她记得当时自己出访刚回来,是在田林老干部局见的面。

  这次会谈,把民航总局的这位处长讲得感动了,但问题并不是一个人就能解决的。

  这时候,新民晚报跑妇联多年的记者宋铮“嗅”到了这股气息。她笑言,她跑了多年妇联,和各部门关系都比较熟,在上海话中,“妇联”和“狐狸”发音相同,大家就戏称她为“老狐狸”。当时市妇联的一名干部,悄悄地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宋铮。

  “她说要在上航开一个‘巾帼建功’现场会,讲到这个事,但还没得到上级部门批准,不想让外界知道,你来就行了。”宋铮去了,她当然掂出了这个想法的分量,准备将它写成报道,市妇联的人觉得这样有点“冒”,考虑是否和上航商量一下,但宋铮担心上航很可能要求压一压。

  “现在想起来也没有违背新闻的原则,事实部分完全没有问题,而且也是讨论式报道。”宋铮说。

  没想到,一石激起千层浪。一个独具创意的想法、一个新鲜的名词、一篇讨论式的报道,吸引了上海乃至全国各地媒体的眼球,新华社、人民日报、解放日报、文汇报、上海人民广播电台、上海电视台的记者,纷纷跟进报道此事。

  范鸿喜一直感谢新民晚报这篇报道,正是媒体的力量,让这件事能够迅速进入实质性进程。他记得,在全国舆论的推动下,民航总局很快同意可以在18-45岁范围内招空乘,数量和年龄由航空公司自定,但一定要按照空中乘务员的标准来做。

  张攻非不认识范鸿喜,也不知道幕后正在进行中的故事,而他从一个富有责任感的新闻人立场出发,认为推动空嫂招聘这件事,应该“推一把”。

  “好比冶炼厂的铜化炉,点燃之后没有鼓风机强力吹氧,炉膛不可能熊熊燃烧。招空嫂,需要鼓风机。鼓风机就是社会各方力量的联合助力。”他在回忆录中这样说。

  他找到报社里负责采访纺织系统的记者姚冬梅,请她联系市纺织工业局党委书记朱匡宇,前往拜访。这两个湖南人交流,一点就透,当即商定了一个计划,由新民晚报与纺织工业局牵头,联合市总工会、市妇联、市商委共同发起,举办一个恳谈会,研讨的中心议题,就是“民航能不能招空嫂”。拟定的邀请名单中,第一个就是上海航空公司。而上航前去参加会议的人,正是范鸿喜。受邀参加会议的还有锦江、衡山、新亚、华亭、东湖五大饭店管理集团与香港利诚集团等。不少企业当场表示愿意“引进”纺织女工,有的宾馆还有意让这些中年女工从后台走上前台,成为新型的“服务大嫂”。1994年12月10日,新民晚报又在头版刊登了恳谈会的消息。

  3天后,1994年12月13日,新民晚报头版核心位置刊登了一则简短的招聘启示:《上航开始招“空嫂”,名额:14人,年龄:28-36岁》。这则报道,当晚在当时55万纺织工人家庭引起轩然大波,多少女工捏着这张报纸流下了眼泪,多少家庭因为这则消息彻夜难眠。

  后来成为空嫂一员的施松蓉回忆起当年的盛况,仍然十分激动,“报名的时候和送我们离开娘家的时候,都称得上万人空巷。”

  报名时,苗江梅特地换上最漂亮的红毛衣,兴冲冲地骑着车去报名;后来成为全国劳动模范的吴尔愉,在丈夫的陪同下,递交了报名表。还有5万余名敢于挑战自我、尝试新岗位的纺织女工,勇敢地走到报名台前,递上了自己的一份希望。

  幸运儿总是极少数的。从5万人筛选到2377人,又到185人,再到65个人,最后幸运地飞上蓝天的,只有18个人。

  区区18个人,解决的是什么就业问题?有人质疑这是一场秀。但绕过镁光灯,走到这18个人的背后,才能看到一个真实的世界。施松蓉回忆,65人参加复试那天,很多五星级宾馆和公司的人力资源经理守在外面等着“淘宝”,他们知道这些人是怎么选出来的,万里挑一的,没当上空嫂也是精华。最后,落选的人出了门就被一抢而空。

  空嫂打开了人们的思路,从那往后,社会上又演绎出各种各样的“嫂”。张攻非回忆,地嫂、商嫂、呼嫂的称呼层出不穷。

  朱匡宇回忆,最早响应的是巴士公司,点名道姓就招纺织女工,巴嫂就出来了;接着就是寻呼台,上海那时候刚刚有寻呼机,要招许多职工,也是指名道姓就招纺织女工,呼嫂又出来了;再加上当时轨道交通一号线个,地嫂也出来了;再加上机遇好,1995年一大批超市在上海落地,商嫂又应运而生。“一下子真是,这个嫂那个嫂,满天飞。”

  上海纺织工业局统计过,空嫂招聘后的10个月里,全社会共消化了50083名转岗纺织女工,“这时候全上海没有比纺织女工更棒的女工了。”朱匡宇说。

  时隔20年,18名空嫂陆续退休,只有4名还在蓝天上飞翔。她们感念着改变了她们命运的时代和人们,而她们也已经成为一个时代和许多人心中的记忆。空嫂也成为留在全国人心目中的一个名词。

  人们总在想着,为什么空嫂20年都没有被忘记?其实,不能被人忘记的是那一个风起云涌的时代,大铁锤含泪砸向哭泣的纱锭,门外拖儿带女前来送别的纺织工人,和最后一个个在无奈中挣扎着站起来,勇敢走下去的身影……

  “‘空嫂’20年了,新民晚报可不能忘了这件划时代的事儿!”晚报老报人张攻非说。在他新出版的回忆录《命运记忆》中,用整整一节记录了“空嫂”一词的由来。

  无独有偶,20年前任上海航空公司副总经理的范鸿喜,也曾在《口述上海——纺织工业大调整》一书中,撰文解开《空嫂塑造之谜》。

  但彼此孤立的记忆,都未能破解“空嫂”诞生之谜。20年来,他们都在寻找曾为此而努力的人们。

  空嫂,那曾经令上海滩为之沸腾的名词,20年后,依然是一个响亮的名字。无论是它的缔造者、幸运儿,还是旁观者,都对这段故事念念不忘,这是为什么?

  1994年11月6日,时任新民晚报编辑部主任的张攻非,拿到了一篇政法部记者宋铮写的探讨性报道,让他陷入了沉思。报道提出了一个打破陈规的做法:能否将“空姐”的招收年龄,从25岁提高到35-40岁?

  “空姐”就意味着年轻、漂亮,换成眼角有皱纹的中年女性,这还叫窗口服务吗?在当时观念仍然保守的中国,即使是什么事都得风气之先的上海,改变传统的事也显得有点扎眼。

  但是,“我看稿子瞬间的感觉,是宋铮提出了一个社会大问题。”张攻非回忆。问题提出的意义究竟有多大,张攻非一时没有想清楚,在晚报早间编报最为繁忙的时间,他将稿件暂时放在一边,将其它稿件发到各版后,再回过头仔细看、凝神想。

  当时,上海正处于产业结构调整中,为上海经济做出重大贡献的上海纺织业,要砸掉三分之二的纱锭,55万纺织工人中的绝大多数面临下岗。与此同时,轻工、冶金等行业的100万产业工人也要应对剧变的人生。新民晚报在11月6日前后的报纸头版上,就有《万名纺织职工进入劳务市场》《全市29万职工分流上岗》这样的报道。可是,习惯了在一个单位从一而终的人们,解不开“再就业”这个结;而约定俗成“招人就招年轻人”的企事业单位,也过不去这个坎。

  “民航如果招聘纺织女工,就打开了再就业的禁区,对各行各业都有启示作用。它的社会意义太重大了。”张攻非一想到这一点,立即兴奋了,“推荐头版头条!”

  这样重要的稿件,就该有个响亮的标题,“乘务员”三个字显然太过平淡了,抓不住读者们的眼球,也抓不住用人单位的心。原文中引用了国外的名词叫“空太”,可这不符合国内的称呼习惯。应该称呼什么呢?张攻非习惯性地点起一支烟,在办公室门外的走廊上踱来踱去。

  他是湖南人,但从小在北京长大,北方喜欢管这个年龄的人叫“嫂子”“大嫂”——对,他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就叫“空嫂”!于是,《民航能不能招空嫂?》的标题,出现在当天的报纸上。

  20年后,当时任上海航空公司副总经理的范鸿喜才知道了“张攻非”的名字,知道了“空嫂”一词诞生的由来。

  “我们又知道了一个人。”他转头对陪在身边上航人说,多年来在内心深处,他一直在寻找与“空嫂”这场变革有关的人。

  范鸿喜对“空嫂”有着深厚的情结,是因为他是这一设想的推动者。张攻非首创“空嫂”,他是首倡“空嫂”。

  “1994年的9月、10月,上海纺织工业局局长姜光裕和党委书记朱匡宇召集了一场‘回娘家’座谈会。”范鸿喜说。上海纺织工业历史悠久,是上海的产业支柱,也为上海各界培养、输送了大量领导干部。在那样的背景下,与会者对“回娘家”意味着什么早有心理准备。

  第一位发言的是上海国棉一厂出身的劳动模范杨富珍,她当时已经任徐汇区的领导职务。她动情地说,纺织工人不容易,我不是具体管企业的,所以只能呼吁,希望大家都帮忙想办法;

  第二位是出身上海国棉二厂的全国劳动模范,时任上海市总工会副主席裔式娟(兼退休职工管委会主任)。她说,纺织姐妹的事就是我的事,我倒是能做一件事,凡是退休的,我都能安排好;

  第三位是上汽集团的陆吉安,他说,我能做一条,所有纺织机械的维修工可以到我这里,培训合格后上岗改装汽车;第四位是金桥开发区的领导阮燕华,她说,我要是招人,一定通知你们,让纺织工人们去应聘;

  时任上海社保局局长的姜耀中说,社保局可以拿出1.2亿元安排再就业的工人。“回娘家”的每个人几乎都有主意和贡献。

  “他们问,范鸿喜,那你能做点什么?”范鸿喜原来是上海市第一印染厂的,从三班倒的工人做到党委书记,后来到上海航空公司任职。

  当时,上海航空公司规模还比较小,只有8架飞机。“我说,我们不能安排很多人就业,但可以从转变观念上开拓思路。”他提出,中国现在招空中乘务员的年龄是18-22岁,可以工作到45岁。而外国航空公司的乘务员中,经常可以见到中年女性,甚至“奶奶”级乘务员,服务也非常好。

  “能不能在中青年纺织女工中招一批乘务员?其它企业也可以从中看到示范效应,纺织女工连‘空姐’都能做,还有什么不能做的?”

  这个主意一出,大家都说好。但范鸿喜说,实践起来有难度,年龄框框的放开,要得到国家民航总局的支持,但“我一定会努力”。

  时任上航董事长的贺彭年和总经理孙仲理都非常支持此事。巧的是,“回娘家”座谈会没开多久,范鸿喜熟识的上海市纺织工业局党委副书记陆凤妹就调任市妇联副主席。而民航总局飞行标准司一位处长正好也来到上海。

  范鸿喜得知此讯,立刻邀请陆凤妹和支持此事的市妇联主席章博华一起,与他见面,力陈改变空乘招收年龄放宽的理由。

  “他说,范总你是纺织出来的,感情很深啊。陆凤妹马上接着说,我也是纺织出来的,纺织姐妹的事,怎么能不管呢?”章博华对此事也记忆犹新,她记得当时自己出访刚回来,是在田林老干部局见的面。

  这次会谈,把民航总局的这位处长讲得感动了,但问题并不是一个人就能解决的。

  这时候,新民晚报跑妇联多年的记者宋铮“嗅”到了这股气息。她笑言,她跑了多年妇联,和各部门关系都比较熟,在上海话中,“妇联”和“狐狸”发音相同,大家就戏称她为“老狐狸”。当时市妇联的一名干部,悄悄地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宋铮。

  “她说要在上航开一个‘巾帼建功’现场会,讲到这个事,但还没得到上级部门批准,不想让外界知道,你来就行了。”宋铮去了,她当然掂出了这个想法的分量,准备将它写成报道,市妇联的人觉得这样有点“冒”,考虑是否和上航商量一下,但宋铮担心上航很可能要求压一压。

  “现在想起来也没有违背新闻的原则,事实部分完全没有问题,而且也是讨论式报道。”宋铮说。

  没想到,一石激起千层浪。一个独具创意的想法、一个新鲜的名词、一篇讨论式的报道,吸引了上海乃至全国各地媒体的眼球,新华社、人民日报、解放日报、文汇报、上海人民广播电台、上海电视台的记者,纷纷跟进报道此事。

  范鸿喜一直感谢新民晚报这篇报道,正是媒体的力量,让这件事能够迅速进入实质性进程。他记得,在全国舆论的推动下,民航总局很快同意可以在18-45岁范围内招空乘,数量和年龄由航空公司自定,但一定要按照空中乘务员的标准来做。

  张攻非不认识范鸿喜,也不知道幕后正在进行中的故事,而他从一个富有责任感的新闻人立场出发,认为推动空嫂招聘这件事,应该“推一把”。

  “好比冶炼厂的铜化炉,点燃之后没有鼓风机强力吹氧,炉膛不可能熊熊燃烧。招空嫂,需要鼓风机。鼓风机就是社会各方力量的联合助力。”他在回忆录中这样说。

  他找到报社里负责采访纺织系统的记者姚冬梅,请她联系市纺织工业局党委书记朱匡宇,前往拜访。这两个湖南人交流,一点就透,当即商定了一个计划,由新民晚报与纺织工业局牵头,联合市总工会、市妇联、市商委共同发起,举办一个恳谈会,研讨的中心议题,就是“民航能不能招空嫂”。拟定的邀请名单中,第一个就是上海航空公司。而上航前去参加会议的人,正是范鸿喜。受邀参加会议的还有锦江、衡山、新亚、华亭、东湖五大饭店管理集团与香港利诚集团等。不少企业当场表示愿意“引进”纺织女工,有的宾馆还有意让这些中年女工从后台走上前台,成为新型的“服务大嫂”。1994年12月10日,新民晚报又在头版刊登了恳谈会的消息。

  3天后,1994年12月13日,新民晚报头版核心位置刊登了一则简短的招聘启示:《上航开始招“空嫂”,名额:14人,年龄:28-36岁》。这则报道,当晚在当时55万纺织工人家庭引起轩然大波,多少女工捏着这张报纸流下了眼泪,多少家庭因为这则消息彻夜难眠。

  后来成为空嫂一员的施松蓉回忆起当年的盛况,仍然十分激动,“报名的时候和送我们离开娘家的时候,都称得上万人空巷。”

  报名时,苗江梅特地换上最漂亮的红毛衣,兴冲冲地骑着车去报名;后来成为全国劳动模范的吴尔愉,在丈夫的陪同下,递交了报名表。还有5万余名敢于挑战自我、尝试新岗位的纺织女工,勇敢地走到报名台前,递上了自己的一份希望。

  幸运儿总是极少数的。从5万人筛选到2377人,又到185人,再到65个人,最后幸运地飞上蓝天的,只有18个人。

  区区18个人,解决的是什么就业问题?有人质疑这是一场秀。但绕过镁光灯,走到这18个人的背后,才能看到一个真实的世界。施松蓉回忆,65人参加复试那天,很多五星级宾馆和公司的人力资源经理守在外面等着“淘宝”,他们知道这些人是怎么选出来的,万里挑一的,没当上空嫂也是精华。最后,落选的人出了门就被一抢而空。

  空嫂打开了人们的思路,从那往后,社会上又演绎出各种各样的“嫂”。张攻非回忆,地嫂、商嫂、呼嫂的称呼层出不穷。

  朱匡宇回忆,最早响应的是巴士公司,点名道姓就招纺织女工,巴嫂就出来了;接着就是寻呼台,上海那时候刚刚有寻呼机,要招许多职工,也是指名道姓就招纺织女工,呼嫂又出来了;再加上当时轨道交通一号线个,地嫂也出来了;再加上机遇好,1995年一大批超市在上海落地,商嫂又应运而生。“一下子真是,这个嫂那个嫂,满天飞。”

  上海纺织工业局统计过,空嫂招聘后的10个月里,全社会共消化了50083名转岗纺织女工,“这时候全上海没有比纺织女工更棒的女工了。”朱匡宇说。

  时隔20年,18名空嫂陆续退休,只有4名还在蓝天上飞翔。她们感念着改变了她们命运的时代和人们,而她们也已经成为一个时代和许多人心中的记忆。空嫂也成为留在全国人心目中的一个名词。

  人们总在想着,为什么空嫂20年都没有被忘记?其实,不能被人忘记的是那一个风起云涌的时代,大铁锤含泪砸向哭泣的纱锭,门外拖儿带女前来送别的纺织工人,和最后一个个在无奈中挣扎着站起来,勇敢走下去的身影……


皇家体育
上一篇:WGSN联手中国纺织信息中心 加速布局中国市场
下一篇:柯桥欲打造中国纺织信息发布高地